瞬间决定的偶然 栩栩如生的水泥

2016-2-19 17:07:15  出处:其他  作者:佚名  

  一念之间的决定能让很多偶然的事物凑到一起——对Eduardo Leme而言,这种情况时有发生。曾经有段时间,他每天都会从自家附近的一座房屋前经过。那座房屋非常与众不同,看上去和那片城区其它所有的房屋都不一样:更加粗砺坚固,更加强悍,也更具胆略和深谋远虑。Leme曾一度将那座房屋想象成某种神秘事物,并从中获得过不少灵感。直到很多年后,Leme才得知住在那座房子里的是巴西著名的建筑师Paulo Mendes da Rocha。这位大师早年曾参加过巴西的Paulist运动,2006年荣获了普利兹克建筑奖。

  2000年,Leme终于能够给自己买一栋房子了,他决定找一座和他曾经每天都路过的那座房子一样具有独特美感和强烈个性的建筑。最后他终于找到了一座,同样是出自da Rocha之手。这座房屋早在1969年便已建成,原先的主人是da Rocha的密友Fernando Millán。Millán也是一位画廊主,正是因此,房屋中那工业感十足的室内设计风格和Leme摩登时尚的品位完美地契合在一起,也非常适合展示Leme收藏的前卫艺术品。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整整2年间这所房屋都一直未能售出,但Leme却恰好是因为这一点才决定买下这座房子,并由此展开了一场探索之旅。

绿色天鹅绒椅

  Gerrit Rietveld设计的绿色天鹅绒椅,Cassina制造。天鹅绒椅一旁是Eduardo Leme亲自打造四方小桌。桌上摆着中国艺术家林天苗和Camila Bueno设计的茶壶雕塑。

浴室

  Da Rocha将浴室重新设计,最大程度地保留了原有的照明和修饰。

瞬间决定的偶然 栩栩如生的水泥

  在众多的设计品中,Leme的最爱有:悬挂在通往卧室楼梯右侧的纹身女人像,出自日本设计师Naoto Kawahara。Anya Gallaccio的铜树雕将Flexform的Status沙发与酒红色扶手椅分开,扶手椅出自瑞士设计师John Graz之手。

  Leme想在原先的结构上做一些调整,于是他联系了设计师da Rocha。在此之前他从未想过他和da Rocha会因此建立起一段长盛不衰的美好友情。现在他会评价说:“da Rocha表达自己的方式是纯粹诗意的,不论是在说话时还是绘画时,他总会用一种独特的交流方式来表达他心中所见的意象,当然他所见的意象总是黑白的。有人说设计能改变世界,但da Rocha不接受这种说法。他的这种特异的性格中有不少令人钦佩之处。他极端的乐观,有时甚至乐观得残酷。他是那种老派的人道主义者,对他自己坚信的事物忠贞不渝。他所有的作品中都贯穿着一种兽性的力量,但他知道怎样将这种力量与自然调和。他坚信空间是应该让人们联系在一起的,而不应该让人们相互分离。”

  从外观上看,Leme的房子是一座规整的两层四方形建筑,坐落在一道斜坡之上。它的一侧附带了一座隐蔽的庭院,里面还修建有游泳池。室内给人的感觉,按照Leme的说法,就是“再没有哪里比这里更像家了”。经过da Rocha的改建,原先底层的厨房变成了供全家人享用的第二活动空间,其间配有一个面积两平方米的壁炉。楼上的一层分布着书房和卧室。以前显得较为拘谨的空间,现在已被拓展开,并增添了额外的窗户。原先的沥青地板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打磨光滑的混凝土地面。这一番改建便于凉爽的空气在室内流通,尤其适于热带地区的炎炎夏日。就整体而言,这座房子的主体空间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但头顶上方的巨大天窗除外。白天当日光从极高的天花板倾泻而下时,这道天窗就如同一道滤镜,让温和的光线撒向四周。房屋中并没有设计太多的窗户,这让人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聚焦在大厅中央盘转上升的的旋转扶梯上。

复古靠椅

  Leme在小市场上淘到的一对。

“面条”椅

  自制的餐桌旁摆放着Giandomenico Belotti设计的“面条”椅(Spaghetti),Alias出品。

Leme的家

  紫威科木沙发,足足两平米的大壁炉将起居室分为两部分:一边是Gerrit Rietveld设计的绿色天鹅绒椅,Cassina出品。

责任编辑:zhangyaohao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