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传统手工艺巨匠——雕塑大师俞畅

2015-9-08 09:41:17  来源:pchouse  作者:ga  

  Part2:俞畅作品赏析  

致敬传统手工艺巨匠——雕塑大师俞畅

  《铁军》是一件放射着理念光芒的作品,它塑造一位向着封建社会枪林弹雨,振臂冲刺的战士形象,使人回忆起一代铁军杀敌的那段光荣历史。作品的艺术性主要表现在钢铁材质这一元素中。通过金属构件的构成,营造出战场枪炮的撞击声形成的交响效果。尤其是敢於将微观世界里的子弹来福线,以雕塑造型的手段固定下,堪称当时世界首创.这是一件创作手法非常大胆和新颖的作品,就着力于表现人物的力量,用坚硬有力的线条刻画出正在冲锋的革命军人,但是正如对于群体人物的公共化一样,《铁军》中所表现的力量也不再像古希腊时期那样属于具体的个人,而是属于被公共化成为了革命军的普遍形象。这种个体的个性与社会公共性的融合统一,使作品达到了英雄的个性既具有独立自足性,又蕴含着内在冲突、矛盾;既有自我充分的自由自主性,同时又体现着公共的普遍性、理想性。

致敬传统手工艺巨匠——雕塑大师俞畅

  作品《挑战》描绘的一个掷铁饼的残疾人,作者有意地让观众联想起古希腊著名的关于运动员的雕塑,恰是为了突出作品中蕴含的力量感。这种形式上的力量感是为了描述或者突出某个通过个体形象表现的群体的力量,例如革命军和残疾人,这类作品并不试图拉近表现对象与观众的距离,并不试图让观众形成一种对自身群体的认同,而是让观众对另一个群体或概念的力量的认同。在造型方法上,俞畅运用了一种带有构造意味的方法,在赋予人物独特的审美形式之时,还重在关注空间构造关系,省略、夸张、变形、负形、共型、渐变等纷纷被纳入到造型之中,人物不完全以现实物象为参照系,而是汇聚种种主观成分,使作品造型打破了写实主义的单一模式。贯穿在《挑战》当中有一种流畅的气势,所有的形体都围绕着这一气势而呈现自身,从而让作品具有一种形的完整性。

致敬传统手工艺巨匠——雕塑大师俞畅

  作品《铸》刻画的是一个向远方眺望的孩童,平实的手法,表达的是作者对青春的回忆与留恋,有一种低吟的况味在。

  致敬传统手工艺巨匠——雕塑大师俞畅

  俞畅的伟人雕像,不拘泥于故事情节式,而是更多地站在历史的高度去思考对这些特殊历史时期的认识。在表现形式上,不刻意于运用写实的再现手法,而是注重运用能把外在形像与内在风神融合统一的形式语言,表现英雄人物的个性、内在的精神。《风流人物》从历史事件的真实的角度去思考和平问题、战争问题,以平实的手法,寓伟大于平凡中塑造了特定时期国共两党最高领导人的形象,将写实、写意、抽象等手法融合在一起,既注重造型的准确度,更注重人物内在气质的刻划。毛泽东目光中的坚定和自信,蒋介石的沉思,均做到了既显示出伟人的气质,又使领袖人物更为真切感人。

  致敬传统手工艺巨匠——雕塑大师俞畅

  人游到浅滩,往往忍不住要先抬头,进而起身出水;当身边的世界愈来愈显得浮躁,人也总忍不住想伸伸脖子,摞摞胳膊,彰显一番。不过,洪应明 在其《菜根谭》中说过一句很微妙的话:“鹰立如睡,虎行似病”,能者往往蔽藏己身,以实现最终的志向;羞涩和谦虚并不都是怯弱,却可能伴随人生无畏与坚韧的品格。雕塑《沉浅》正是基于这样一种思考而诞生的。这是一个在悬浮状态中的人,并且是一个奋力触底的人,他努力地做什么?正是排开羁绊,不遗余力地使自己下沉。 当初接触到这尊雕塑,不免单从其形体表现而审视,更不甚了了于这人体“怪诞的坠落”,为此,艺术家很开朗地笑了。“有时正是要沉下心去”作者直言道“正如骨头总在肌肉里,并不需外露的”。诚然,不仅是“深”才能够沉,浅却不足道的。“浅”往往正是最容易被忽略和遗忘的,人常于深处忘浅,于浅处忘身。能于纷纷攘攘的环境中褪去浮华,滤清躁气,主动沉潜于这世间斑驳陆离的浅水之中,不失是一种“独善”的选择。 所以,俞老将这尊雕塑命名为《沉浅》。  

责任编辑:liangjiali
公众号二维码
转载申明:太平洋家居网独家专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网友评论
最新试用
科沃斯扫地机器人DN55试用 价格: 2599元/份 数量: 1份 立即申请
赛嘉正义联盟系列电动牙刷 价格: 198元/份 数量: 3份 立即申请